草莓app色官网

周琰性格清冷自傲,但是对于孩子的态度却好得让人吃惊,对林云英罕见地点了点头,认下了那个称呼,整个李府的侍女看着那边两个青年,想要靠近,却又不大敢凑过去,破天荒对那唯一被允许亲近的女孩产生了些嫉妒的荒谬感觉。

可旋即那清冷青年便略略抬眸看来,目光仿如霜雪,几个放在寻常人家里已能算是小家碧玉的秀气女子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竟然对一个三四岁的孩子产生嫉妒情绪,不由垂首,都有些尴尬得无地自容,面容涨红退去。

青年伸出手,黑色袖袍将两个孩子的身影遮住。

这一月以来,周琰常和齐天于星海之上切磋交手。

交手之后就会来李家稍坐,林云英将他二人带入一处雅致的亭台,周琰与齐天则随意交谈论证方才交手时候的得失,他们一个是走出太古时自身跟脚的异兽,一个则是身负苍天之血的兵神。

一者气血雄阔,举手投足就有难得伟力;一者则是刀法大宗师,更将兵法和刀法融合。

彼此道路不同,境界却又相仿,交谈时往往对彼此都有触类旁通之感。

在这时候,唯独和两人都亲近的哪吒以及林云英能够旁听。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女孩照例取出了自己手制的梅花糕点,沏好的茶,然后一丝不苟地推到中间,给两位气质各异,手段风格更是截然不同的青年斟了茶,然后才用小手抱着茶盏,认认真真去听。

哪吒倒是孩子心性,只顾吃梅花饼。

也不知是否是一直被师姐喂食的缘故,还是说师姐师弟的关系。这多少天生具备勇武和桀骜的孩子,对于林云英颇为亲近,即便是自己父亲,他闹起性子来也要如猛虎一般地扯动,不依不饶,可对这抱剑的女孩,却始终老老实实的,哪吒再闹性子,她只是抱剑看着,轻轻道一声回来。

黑色蕾丝的混搭

哪吒也只能扁着嘴含着两包眼泪,倒拖长枪跟着师姐走。

最多路过老爹旁边,用一双小脚踹一脚,让那位德高望重的李将军抱着小腿,满脸苦笑。

周琰和齐天讲述完方才切磋交手所得之后,又话锋一转,谈论八九玄功精妙之处,哪吒不在意,只是玩耍手中的木质玩具,云英儿先前曾听过这门功法,知道并不是自己所能修行,故而只是抱剑冥思,撷取部分精妙之处,纳入自身剑诀之中,绝不贪多。

讲法论道,两个时辰之后,远处传来两道灵笺。

一者落在周琰身边,一者落在齐天身旁。

两道灵笺之上的气机相同,显然是出自一人之手。

两人声音都微微停顿,彼此看了一眼,各自取灵笺去看。

齐天打开灵笺,其上写着一道法咒,言明去某处寻找天下遁速无双的法门,将所去的位置,以及那道法咒都记下来,灵笺就已经无风自散,齐天抬眸看向旁边周琰,却看到这儒雅兵神脸上神色先是愕然,旋即隐隐怒气,最后那怒气却又像是狠狠地一拳砸在空中,极度憋屈地收了回去。

齐天微怔。

周琰闭目定神,熟悉后,睁开眼睛,神色一如既往,嗓音平淡道:

“这一段时日,我暂且不能来此。”

“为何?”

“……我要去帝都。”

………………

壶中界。

白发道人寻到那在此界地位等同于苍天的灰衣男子,昊天正在这壶中界最高一处山峰上,俯瞰人间云海,神色平和,道人提了两壶酒,毫不客气直接坐在旁边,随手将一壶酒扔到昊天怀中,也去看那云海,喝一口酒,笑道:

“你倒是潇洒。”

昊天手中有酒,也慢饮一口,淡淡道:

“是么?我虽然不认为算是逍遥,可闲看红尘,倒也有所领悟,近日新学了人间一句话。”

“哦?什么话?”

灰衣男子看一眼道人,淡淡道:“无事献殷勤。”

白发道人微愕,旋即大笑道:

“可是我这道士穷是穷了些,可既不奸也不盗,行的端做得正,却和这句话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去,你这句话可没学好。”

昊天不置可否,看着人间和云海下酒,道:

“那你此次前来,难不成是专程寻我来喝酒?”

赵离尴尬笑了笑,道:

“这自然是一个理由,不过,也还有顺便的事情。”

昊天露出一丝笑意,道:

“何事?”

道人慢慢饮酒,将自己打算前往帝都的计划和昊天说了说,灰衣男子安静听完,微微皱眉,道:

“不妥。”

“阴阳权柄极为靠近源初,日月,昼夜联合,各自持拿二分之一阴阳权柄,说是二分之一,却并不是指范围不够,其实祂们所持的,各自都是完整的权柄,只不过是强度不能够称之为独一无二。”

“也就是说,你所持的阴阳权柄是,也足够完整,但是如果和日月,或者昼夜为敌,恐怕没有办法部发挥出来,哪怕不遇到这些,遇到和阴阳相关的先天神,也没有办法发挥力。”

也就是说,范围完整,优先程度却不是绝对的。

对于下位神灵的压制也比不上完程度的先天神。

赵离若有所思,不过这一点他并不在意,他不可能和日月昼夜对上,而对于寻常权柄的压制,阴阳权柄配合白色空间也足够用了,昊天看他表情,多少猜出其心中所想,又平淡道:

“还有一点。”

“阴阳权柄足够强,但是遮掩气机和命格的能力,未必瞒得过苍天。”

道人笑了笑,道:“那是最好不过。”

昊天挑眉。

道人从容笑道:“因为我本来就不打算瞒过祂,你想,我若出现在苍天的眼皮底下,必然会吸引他大部分注意对吧,祂会极为好奇我到底想要做什么,哪怕是我每日饮酒作乐,祂都不可能将我忽略过去,就是我大醉过去,他都得要盯着我。”

昊天淡淡道:“毕竟见过你那一剑。”

道人长笑,道:“不错,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你可将这句话记下,可比你刚刚用的那句恰当的好,也妙得多。”

“不错,那一剑还历历在目,我出现在帝都,至少占据他七成注意力,也就是说,他对于其余地方的掌控将不可遏止地下滑。”

“人间还有一句话,叫做顾此失彼。”

昊天若有所思。

赵离晃悠着手里的酒壶,道:“这一次,我既是为了顺势拔出那把据传说初代人皇所铸之剑,所以辛儿便不得不同行,有些事情,我作为老师可以帮他,可以代他去做,但是有些路,只能他去走。”

“那把剑,要么不拔,若要拔剑,只能他自己来,我也问过他,他愿意。”

昊天皱眉道:“可你愿意让他去冒险?”

道人自嘲道:“哪里舍得,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反过来也差不了多少,所以我给他找了个足够强的保镖,这一次,周琰会随着我和辛儿一同去帝都,恰巧,三年前,姬氏帝都派遣大臣前来,要在天乾国寻一王子为质,一直没有得手,更因为种种原因,逗留元朔。”

“此次辛儿便以质子的身份,理所当然前往帝都。”

“周琰为护卫将领,我嘛,就是这质子的老师。”

昊天第一时间不是其他,而是注意到那个难得让他有些心绪复杂的名字,道:

“周琰……你如何能让他答应?”

道人悠然笑道:“简单。”

“告诉他辛儿要去帝都当质子,然后告诉他需要他亲自护卫一路。”

昊天愕然,然后叹道:“这只会激怒他。”

道人笑眯眯道:

“对,但是最后我写了一句话。”

“什么话?”

“可以坏了苍天的好事。”

于是昊天无言以对。

道人见这那灰衣男子难得露出愕然复杂有些怒气又哭笑不得的表情,得意至极,放声大笑,仰脖饮尽了酒,拍了拍灰尘站起来,然后道:“我方才说,我若去帝都,则苍天顾此失彼,可还记得?”

昊天点了点头。

道人看着云海,轻声道:“顾此失彼,苍天必须注意我的行动,而除去苍天,其余诸神却又难以察觉到我,所以,若是同时有两个我,一个拖住苍天,另外一个,就能在这灯下黑之局里从容行动。”

昊天微怔,若有所思。

那方才还颇为从容的道人咳嗽一声,尴尬道:

“所以,道友你能不能把我之前借你的身外化身先还给我?”

“这个,你看,酒也喝了对吧?”

昊天瞪大眼睛,险些被这不要面皮精明市侩的懒散道人给气笑了,连连摇头,道:

“好啊,区区一壶浊酒,就要换那一身外化身,世上可有如此好的买卖?”

道人认真思考,点了点头,然后伸出两个手指,认真道:

“那,两壶?”

昊天气笑道:“两壶?两坛都不可能。”

赵离尴尬地揉了揉眉心。

过了一会儿,恢复了原本的平淡心情的昊天皱了皱眉,道:

“你要带走那身外化身,此界星象就要混乱,故而不可行。”

赵离立刻开口道:

“无妨,关于星象部分的特性可以分离出来,留在此界作为群星中枢,并不干扰。”

昊天越是不解,道:“但是,这样那身外化身还有何用?失去群星特性,这化身不过只是个寻常的仙人实力,你眼下本身实力就要凌驾于这身外化身原本。”

道人笑道:“你且取出来。”

昊天拂袖,让那和赵离相貌相似,但是戾气威严都更重的身外化身帝俊出现,一身黑金色的衮服,眼底霸道至极,但是剥离星象之后,整体气机却骤然坠下,最后稳定下来,不过是妖皇层次,连那种威严和戾气都显得过于寻常,外强中干故作声势。

赵离伸出手,掌心缓缓浮现出一道流光,散发灼热气机。

昊天瞳孔骤然收缩:“这是?!”

道人轻声道:“我只当做云中君那家伙将阴阳神打得权柄四失其三,却未曾想到,他直接将阴阳神打成了残躯,阴阳权柄尽数剥离,其实当日他对雷神说的那句话,可惜太阴太阳归属于东皇,我就该猜得到,天蚀君做事素来决绝霸道。”

“昼夜之力归于我,阴阳枢机入雷霆,太阴物归原主。”

“此为大日之精,诸天至阳之权。”

道人屈指轻弹。

大日权柄归于帝俊。

浩瀚至极的磅礴热浪一瞬间冲天而起,直欲焚尽三千世界,火光一瞬收敛,道人负手而立,衣摆白发微微扬起,在他身前,受群星洗练,得大日诸权的帝俊神色已然散去戾气,只余下了雍容霸道的堂皇正大。

道人将帝俊化身收入袖袍,冲昊天拱手笑道:

“那我便先将这分身带走了。”

“放心,他日给你带酒。”道人眨眨眼,伸出两个手指,然后又伸出一根手指:“三坛,三坛天下最好的酒。”

昊天拂袖,嘴唇开合,吐出一字:

“滚。”

道人大笑离去。

………………

七日之后。

一辆马车在诸多高大修士的保护下,缓缓驶出云霄城。

马车车夫旁边,坐着身穿黑衣,双目紧闭的清冷名将,旁边其副手骑着神俊灵驹,背负以器匣所封的三尖两刃刀,一对少年少女骑马在旁,马车里竟然只有个满脸人畜无害,仿佛极度虚弱,下一刻就会咳血的道人。

道人掀开帘子,望向远方。

大周·帝都城。

然后虚弱地咳嗽了两声。

PS:今日第二更……三千八百字~

感谢莫冥其妙的万赏,非常感谢

Tags: